チョロ松一生推(Aku)

灣家人233秋羅受cp全吃###

利艾 死亡桥段 (短打)

既然是死亡桥段就是be呦(#
烂尾有(#
错字可能有(#
我人很好欢迎搭讪////(沒人問你
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艾伦,该走了"黑发少女平静的说着,宛如刚刚发生的灾难从未降临。
"我们走吧"棕发少年突然站了起来,仰望着天空
拜托千万不要哭出来啊,他一定还没死对吧,要哭也要等人死了在哭…
不要在骗自己了 兵长已经死了喔。
骗人的吧…
是真的喔。
"艾伦,走那麽慢真的会被丢在壁外"黑发少女在马上催促着
"才不会啊 别闹了三笠"棕发少年缓缓的跨上马

黑发男人的遗体静静的躺在草地上,胸口的自由之翼以被取下,他并没有因为他人类最强的地位而有所谓的差别待遇。尸体已经载不下了,导致黑发男人落得与佩特拉前辈一样的下场,葬身於巨人的领地。

"我走的很慢,所以赶快起来,我已经没有时间等你了喔…"棕发少年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身後
"这是最後一次看着你,我已经不会回头了"少年握紧了手中的自由之翼

《我不明白的事》主年中微速度

He
烂尾有(#
错字可能有(#
长男的那篇故事可能会出番外(预定是虐)
Cp 一チョロ  おそチョロ
我人很好欢迎搭讪////(沒人問你
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我叫松野轻松,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当中,有三件事我至今还没有明白事情的真相。
第一件事是,小时候小松哥哥把我们的地图调换时,被我发现了,而当时的我抱着以牙还牙的心态,调换了小松哥哥的地图。後来他失踪了,全家人都很伤心,也很着急的想找到他。当然我也很愧疚,每天都被自我谴责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在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维持理智的那条线下一秒可能就会断裂的时候,他回来了。小松哥哥回来了。我记得我趴在他身上哭了很久,一边哭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小松哥哥你不要走啊…''而当时的小松也只是语气温柔的安慰着我。现在想想当时的我就这样不经意的把地图是自己调换的事透漏出来了啊,他也应该发现了吧…嘛,毕竟是长男。但至今我还是没有搞懂,小松哥哥到底是怎麽回来的。

第二件事是,在我高中三年生活结束的那一天,我发现我制服的第二颗扣子离奇失踪了。这件事也造成了我的困扰,班长的制服少了一颗扣子,看起来多不体面啊…但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是影响最大的。老实说当时的我是想鼓起勇气去找自己暗恋已久的自家兄弟-松野一松交换钮扣的。不过世界上不可能有那麽刚好的事吧,自己喜欢的弟弟也刚好喜欢自己什麽的。那时我就下定了决心,【松野轻松的恋情在今天,结束了】

第三件事有关我的弟弟松野一松,从高中毕业的那天後,我处处躲着一松,希望能让时间冲淡我对他的感情,不只是为了履行高中时决定,也是为了让自己解脱。不过我了解到了【放弃】这件事说来简单,做起来可难了。我不太了解为什麽时间没有冲淡我对他的感情,反而加深了我对他的执念。

不过在某天午後,我发现了在高二时离奇失踪的那颗制服扣子。
"有点麻烦啊…整理橱柜什麽的"早上妈妈出门前拜托我整理尘封已久的橱柜,虽然有点麻烦,但还是不好意思拒绝呢…
"这个是…?"柜子里放着六种颜色各异的盒子,那是小时候大家一起做的,说好要把宝物放进去,等长大後在一起分享,不过大家都忘记了呢。没有多做思考,手便伸向了紫色的那个纸盒。
在我打开纸盒的瞬间,房门也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纸箱的主人。一松少有表情的脸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呃…?"
纸箱里的是一颗钮扣,是我在高中时遗失的钮扣。
为什麽我会这麽确定是自己的呢,钮扣旁边的纸条都明明白白的写着【轻松哥的钮扣】不是我的会是谁的。
"啊啊…对不起''不行。要快点离开啊。
一松抓住了我的手臂。
"轻松哥…我喜欢你,从以前就很喜欢…"
"欸?…我们可是兄弟喔…"
啊…这种感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心脏大力的跳动着,鼻子好酸,下一秒眼泪可能就会夺眶而出。"喜欢就是喜欢,是兄弟又有什麽关系。温柔的轻松哥,生气的轻松哥,高兴的轻松哥,只要是轻松哥我全部都喜欢"一松的鼻息灑落在我的颈边,嗯…没错,我正被他抱着。
"…我…我也是…我也…最喜欢一松了!!''
眼泪早已隨着激动的情绪不断的落下,一松也轻轻的拍着我的背。我看到了他扬起了几乎没有人看过的,非常温柔的笑…这可能是我二十几年的人生以来,第一次笑着哭吧。

《狐之窗》 134修罗场

三男总受//////
鸣狐太可爱了就写了这篇文(#
感觉烂尾了(#

“我说过在我读书的时候不要吵我了吧!!!”
戴上读书时才会使用的眼镜,抱着书的松野轻松斥喝着自家大哥
“欸?可是哥哥我是怕可爱的弟弟会寂寞才来陪你的哦”松野小松一脸认真的说着
“滚。”
轻松强忍着想直接拿枪毙了眼前的智障长男的冲动咬着牙说出了这个字
“这样sk松不会孤…噗哦!!”
轻松没等小松说完话,就直接把他踹出房门外了
“真是的…完全没有长进啊”
轻松把书放回桌上後,便起身走出书房
“啧…有够痛的啊,撸松那家伙有够过分的!书这种东西到底有什麽好看的啊!”小松揉着刚刚撞到墙上的头,洩愤似的踹了一下书柜,一本书应声落在地上。
“啊?这是什麽啊?”小松捡起了地上的书
“狐之窗?”书上画着略显繁复的手诀,并记载手诀的名称。
《狐之窗》-相传比出狐之窗的手诀,透过手的缝隙看出去,便能识破妖怪的正体。
“感觉好像蛮有趣的呢~”
说着小松便照着图片的指示一步一步的比出手诀。
“喔喔!成功了”
此时轻松和一松刚好经过,准备要去料理今晚的晚餐
“是撸松和一松啊!!你看~”
语毕便将手对准轻松和一松。
“??!!”
轻松看到那个手诀立马躲到弟弟的身後
“尾巴?”
小松透过狐之窗看到的并不是身着绿色连帽衫和紫色连帽衫的弟弟,而是穿着繁琐复杂的和服有着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及九条尾巴的轻松和长着乌黑的猫耳及和耳朵一样毛色的尾巴的一松。
“……”
气氛很尴尬。非常尴尬。三人互相对视,走廊上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样的状况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你都看到了吧,小松哥哥”
一松突然开口问道
“嗯…看到了”
小松僵硬的点了点头
“既然看到了,你也应该了解我们的身份了,那麽那件事你也早点放弃吧”
说罢便搂住身旁轻松的肩膀
“放弃吗?这可不能礼让给可爱的弟弟呢。“
小松的脸上也难得的染上了些许怒意
“我也不可能会让给大哥的”
一松扬起了一个宣战意味浓厚的笑容。
松野小松很清楚的看到,松野一松用唇语说出
“轻松哥是我的所有物喔”
人与妖的战争 兄弟间的修罗场
现在。开打